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浅谈城市雕塑的价值及规划
- 2019-09-10 -

  公共艺术离不开两种保证,一是从著作题材和主题价值,都应该着重公共精神,都应该重视与城市人群进行相关,来较大程度地介入实际社会,二是这种艺术的发生,绝不仅是艺术家个别的事,更不能是权利的拍脑袋工程,而是一个全社会进行参加的事,比方,一些在公共艺术方面具有成功经验的地区,对城雕这样的艺术发生,会经过听证会环节,进行体系的论证,让公共话语权参加进来。

  我国的城雕对不住特别的时代,我国很多的城市,都经历过前史与实际的激荡,都能将人类存在的价值意义赋予在太多人物和事件之上,比方自在,比方正义,但是,我们的城雕却流俗到以情色吸引大众眼球的境地,乃至沦落到虚拟的情境中来满足旅行经济的需求,不锈钢雕塑这又是怎样的可悲与可笑,这种没有公共审美与公共情怀的城雕呈现,不仅是艺术的悲惨剧,仍是公共管理的悲惨剧,更是从一个旁边面表现了公民话语权的尴尬。

  公共性当然不是要简略迎合大众,乃至不惜用庸俗媚俗的表现形态,城雕的艺术公共性是底子的表现,是在公共价值表达之上,这种公共表达,要害就在于公民精神的营建,公共职责的传递,以及公共情怀的展露,这些精神,情怀和职责,说到底,都应该有益于人的生存与开展,是真正的以人为本,具有人文情怀。

  这就意味着,要完成城雕的公共性,来提供公共审美,表达公共精神,就绝不能让城雕成为某个艺术个别的呓语,也不能成为简略完成旅行经济的驱动东西,更不能成为某个权利打造形象工程的需求,城雕是归于城市的,归于大众的,它必须是基于公共话语权之上的公共精神表达,脱离这一点,城雕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。